停止瀏覽器對網頁樣式的一致性調整。
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首頁 > 選擇台灣 > 台灣的優勢

台灣的優勢

台灣位居亞太地區樞紐,北連日本、韓國,南接東協十國及印度;同時,西鄰經濟成長突飛猛進的中國大陸,可有效汲取各國生產資源,是銜接東亞與北美航線最重要的轉運站之一,方便聯絡全球市場。


全球經濟重心正由西方轉向東方,市場重心亦從成熟市場轉向新興市場。台灣不論在地理距離或文化層面,皆具有緊鄰世界成長中心的優勢。台灣與中國大陸僅一水之隔,兩岸文化與語言同源,使得台灣成為跨國企業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最佳跳板。


透過推動兩岸經貿正常化的努力,自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(ECFA)簽訂與正式生效之後,解除了許多兩岸貿易的限制,對台灣與外商而言,兩岸產業合作後,台灣產業將充分整合於大中華經濟圏,創造新投資商機,而台商更可成為跨國企業經營亞太地區最佳伙伴。兩岸貿易正常化後,台灣可扮演「平台」的角色,與跨國企業建立合作夥伴關係,深化兩岸產業布局,提昇全球市場競爭力。


台灣有製造實力優勢

台灣的生產製造能力傲視全球,自1980年代以降,台灣在系統產品製造扮演重要角色,不僅與歐美品牌大廠有良好合作關係,高科技產業更為國際供應鏈不可或缺的一環。台灣以製造效率高、成本低、彈性佳、配合度好且交期快等優勢,成為許多世界級大廠的代工合作對象,在全球產業,尤其是資訊電子製造業,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
台灣有產業群聚優勢

產業群聚效應一直以來即為台灣的優勢。產業聚落的形成,可促使區内廠商的知識、技等資訊快速流通,不但可以互相學習,還可提高產業聚落整體競爭力。因應全球化競爭及產業分工重整,台灣產業群聚發展類型相當多元,北部區域主要為「電子科技產業群聚」,中部區域為「精密機械及工具機產業群聚」,南部區域為「鋼鐡機電石化產業群聚」。


台灣有創新能力優勢

創新是提升一國產業附加價值與國家競爭力的主要來源,台灣近年來也在各領域研發中投入大量努力,在經濟學人情報公司(EIU)全球創新指標2009-2013年排名全球第六,僅次於曰本、瑞士、芬蘭、德國及美國,為新興工業國家第一名。台灣與全球科技合作與交流程度甚高,在國際創新研發舞台居重要角色,有助於打造台灣成為亞洲知識的樞紐,成為「全球創新走廊」。台灣企業本身不但是世界級大廠的第一級供應商,更具備卓越的研發能力,搭配鄰近中國大陸的生產資源,迅速達成量產規模,著實是一優異的創新研發基地。


台灣有人力資源優勢

台灣高等教育盛行,優質研發人才濟濟。WEF世界競爭力排名中,台灣在人力資源及高等教育方面接表現亮眼。台灣每千就業人口中之研究人員數,僅次於芬蘭與日本。在高等教育人力素質方面,台灣亦具有相當的優勢,42.9%勞動人口具大專或大學以上學歷;每年有32萬專科或大學以上畢業生,得以充份供應工商業的人力需求。政府持續推動國際科技合作,鼓勵學術界進行科研人員互訪、共同舉辦學術研討會,以及共同合作研究計畫等。


台灣有完備的基礎建設

台灣共有桃園、高雄、台北松山、台中清泉崗等幾個主要國際機場,以及高雄港、基隆港、台中港、花蓮港、安平港、蘇澳港與台北港等七個國際商港,具備完整的國際交通與運籌能量。國内交通網絡亦十分完善,建有南北高速鐵路與環島鐵路及兩條南北高速公路,再加上台北、高雄捷運網絡,大幅縮短台灣南北的往來時間。此外,台灣網路普及率高,七成的家戶擁有網路,八成的家戶擁有電腦,九成擁有網路的家庭採用寬頻上網。


除了交通建設外,台灣亦供應優質且廉價的水電與電信服務,無論在石油及天然氣費用、交通運輸費用都提供較優惠的費率。


台灣有完善的智慧財產權保護

智慧財產權是國際經濟競爭利器,也是衡量國家現代化程度之重要指標。台灣對保護智慧財產向來極為重視,並致力營造更優質的智慧財產制度與環境,參照先進國家及社會脈動,大幅度修正專利法、商標法、著作權法及營業秘密法,以使我國法制更為健全,並與世界接軌。在執行方面,不論在建構電子化環境、強化審查品質與效能,加強人才培育、強化教育宣導及協助創新發明等工作,均有顯著成效。此外,透過跨部會協調會報,統籌協調推動各項智慧財產權保護工作,亦已獲國際高度肯定。


台灣有低稅負的投資環境

台灣提供低稅負的投資環境,國民租稅負擔率不到14%,較曰、韓及大部分歐美先進國家低。自2010年度起,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由20%調降為 17%,與香港並列為亞洲最低稅率的國家。台灣已與多國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,另有海空運互免所得稅協定。


台灣有穩定的籌資市場

台灣的資本市場具有高度國際化的特性,不但股票市值佔國內生產毛額(GDP)比重高,且外資佔股逐年上升。同時,台灣的匯率穩定、資金成本與利潤水準相對於其他亞洲國家低,有助於吸引外資參與台灣資本市場。


2008年金融海嘯重創全球,台灣因擁有穩健的經濟體質及資本市場,比其他新興國家健全,具長期投資價值,銀行系統的流動資金較充裕。除此之外,台灣外匯存底高且外債比率低,更顯得投資環境安全。台灣因擁有巨大的經常帳盈餘,可吸收資金外流的衡擊,有助降低信心危機的風險。


另外,台灣會計準則逐步與國際會計準則(IFRS)接軌,可提高財報透明度、降低資金成本、節省重編成本。